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想事成

Puma_美洲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把你的脸迎向阳光,那就不会再有阴影! 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,不要让心态影响了你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引用】学者批城市圈地掠夺农村资源:宅基地非唐僧肉  

2011-04-27 09:16:08|  分类: 思索人生真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学者批城市圈地掠夺农村资源:

宅基地非唐僧肉

 

郑风田:农民宅基地不是唐僧肉

郑风田,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副院长,长期关注农村土地权益问题。

  中央有关部门应该尽快明确和赋予农民宅基地以完整的物权,同时,积极试点,探索宅基地进入市场的流转办法,确保农民土地权益不受侵犯。

  一些地方只占地不复垦

  新京报:目前一轮“农民集中居住”、“宅基地换房子”的举动,有人称为新圈地运动,你认为呢?

  郑风田:当然是,不管以什么名目,其核心都是在侵吞农民的宅基地权益,都应该打住,毕竟农民的宅基地不是唐僧肉。

  新京报:这场圈地运动的动力是什么?

  郑风田:核心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城市建设用地指标紧缺,耕地的18亿亩红线又不能突破,于是都打起宅基地的主意。

  新京报:据你们调研,“农民集中居住”这种做法始于何时何地?

  郑风田:始于江苏,2001年前后,苏州、无锡等地富裕乡镇出现农民集中居住试验,当时是为了改善农村居住环境。后来江苏全省推广。此后,随着“新农村建设”,全国很多地方都有类似做法。

  新京报:你如何看待国土部的“增减挂钩”政策?

  郑风田:这本来是为增加耕地的一项积极措施,但在操作中,由于政策漏洞,农民宅基地权益变相被侵害。

  新京报:政策存有什么漏洞?

  郑风田:本该是先复垦,再占地。但由于政策允许先占地,三年内复垦归还,导致了很多地方只顾占地,不按时复垦归还。

  新京报:各地执行时还存在哪些问题?

  郑风田:有的擅自扩大试点范围,有的违规跨县域调指标等,大多违反规定的最终指向都是农民宅基地。

  “已出现上楼致穷”

  新京报:就农民集中居住而言,是利大还是弊大?

  郑风田:这个是需要仔细分析的,就我国目前的现状来说,强制推进集中居住违背了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。世界银行研究指出,人均GDP小于500美元时,农民以分散的自给自足经营土地为主,当人均GDP大于1000美元时,农民土地的商业运作和市场价值才能开发体现出来。

  新京报:现在我国农民是否合适集中居住?

  郑风田:目前,我国庭院经济和家庭畜养还是重要收入来源,如果强行推进农民集中居住,就会妨碍农民的生产生活。

  新京报:会影响农民收入?

  郑风田:是的,农民住上公寓楼,收入会减少,支出却在增加,水要买,菜要买,不少地方都出现了农民“上楼致穷”的现象。

  地方不执行中央文件

  新京报:现在农村居住分散,形成很多空心村,集中居住可以节约土地,这不是好事吗?

  郑风田:这要因地制宜,根据经济发展情况,尊重农民意愿。

  新京报:现在城市用地紧张,农村节余的土地与城市进行增减挂钩,这是否合理?

  郑风田:这应该通过市场的方式来解决,而不是简单挂钩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这是土地收益归谁的问题?

  郑风田:长久以来,在民间就一直有宅基地继承的传统。某些地方仅仅支付房屋拆迁补偿收回农民的宅基地,造成了对农民土地财产权的严重侵害。

  新京报:事实是农民一搬走,宅基地收益归了政府。

  郑风田:我们要弄清楚一个问题,就是这里采取的是“置换”,而不是征地,大家是通过置换让自己住得紧凑些,自己做了付出才有了节余的土地。

  新京报:现行政策对农民权益有无明确规定?

  郑风田:有,2010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就明确规定:“有序开展农村土地整治,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要严格限定在试点范围内,周转指标纳入年度土地利用计划统一管理,农村宅基地和村庄整理后节约的土地仍属农民集体所有,确保城乡建设用地总规模不突破,确保复垦耕地质量,确保维护农民利益。”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中央文件无法保护农民权益?

  郑风田:关键是地方不执行,而农民又不熟悉文件,这样在信息不对称的状况下,吃亏的是农民。

  宅基地补偿普遍不足

  新京报:现在各地的 “集中居住”等做法中,普遍存在什么问题?

  郑风田:普遍存在着地方政府对宅基地补偿不足。

  新京报:具体怎么表现?

  郑风田:主要表现在:一是只对农民“合法确权”的房屋面积给予安置补偿,对超出的面积仅仅按成本价补偿,有的甚至不给予补偿;二是对宅基地不给予补偿,或只给予“合法确认”面积补偿;三是安置房一般还是集体土地产权证,不能直接上市交易,如果要变为可上市交易的房产,还必须补缴一部分土地出让金;四是补偿标准偏低,农民得到的补偿与同类同地段的商品房价格相比,与土地拍卖出让的价格相比,差距悬殊。

  新京报:该怎么解决?

  郑风田:从国家角度,中央有关部门应该尽快明确和赋予农民宅基地以完整的物权,给农民发放统一的、具有法律效力的宅基地证书,同时,积极试点,探索宅基地进入市场的流转办法,确保农民土地权益不受侵犯。

  “圈地风刹不住”

  新京报:圈地情况能否遏止?

  郑风田:肯定会有增无减,现在又提出小城镇化,必然又要占用土地,占补平衡、增减挂钩不会结束。

  新京报:该如何保证农民利益?

  郑风田:在宅基地腾退时土地收益要保证,农民上楼后要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,现在很多政府都不解决,顶多给上个社保,也不承诺就业。政府可以引进项目,给农民创造就业机会,他们也不必进城打工。

  新京报:有些地方提出“宅基地换保障”,你怎么看待这个提法?

  郑风田:这不合理,享受社保是每个公民的权利,不能以牺牲宅基地为前提。不明白的还以为农民真的得到好处占到便宜了。




引文来源  学者批城市圈地掠夺农村资源:宅基地非唐僧肉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